詩詞吾愛

神人無功 - 好了堂主人的筆單 - 詩詞吾愛

登錄
安裝【詩詞吾愛】APP

《好了堂主人的筆單》

神人無功  2020-07-13 10:01

好了堂主人的筆單


有稱詩書畫三絕的鄭板橋有筆單云:
        大幅六兩,中幅四兩,小幅二兩,書條對聯一兩,扇子斗方五錢。

     凡送禮物食物,總不如白銀為妙;公之所送,未必弟之所好也。送現銀則中心喜樂,書畫皆佳。禮物既屬糾纏,賒欠尤為賴帳。年老體倦,亦不能陪諸君子作無意語言也。

     畫竹多於買竹錢,紙高六尺價三千;任渠話舊論交接,只當秋風過耳邊。

                                          乾隆己卯,拙公和尚屬書謝客。板橋鄭燮。

昨天,自稱道文詩書畫印歌七絕的好了堂主人也發布了他的筆單云:
      評詩一首兩百,改詩一首兩千。作詩一首三萬,拜師一年十萬。電聊一小時三千,面聊兩小時八千。買書一概原價,郵資自己負擔。書法一尺五千,篆刻一字五千。簡筆一尺一萬,繁筆一尺十萬。唱歌一首十萬,作歌一首二十萬。要字別提,送字免談。兄弟姐妹,一樣掏錢。吃飯喝酒預約,排隊發號明年。若是身體欠佳,只好來生再見。最好門可羅雀,我反落個清閒。雖然粗茶淡飯,一樣頤養天年。

這里面首先沒有道,那該是他的唯我主義學說和新神秘主義藝術論,那是無價也不能賣的,是他要貢獻全人類的最珍貴的寶物。其次是他用以載道的文章,那當然是可以作為書來買的,還要和他的詩集一樣原價且郵資自付。然后就是與我們的關系較為密切的詩了,而且應該也主要是詩詞。評詩每首200元自然是太低了,但與我們擂臺上的那些評委們比起來也還是太高了,據說那些評委們都是很無私的,有的主辦方要給點報酬也被其婉言謝絕了,這與我們的好了堂主人相比也真的是要偉大得多了。

但好了堂主人也做過許多年這樣“高大上”的事。比如他曾在某論壇開詩詞診所,點擊量十幾萬,求診者絡繹不絕,也算得上是門庭若市了。于是來踢館的有了,來敲詐的有了。最為險惡的是別有用心的。比如有人從故紙堆里翻出一首古人的詩,去掉朝代名和作者名,光禿禿地拿上來讓他評,然后再寫成文字去網上到處發來抹黑他。好在好了堂主人并不在意,因為即便是放上朝代名和作者名,他也不會對那點評的內容做太大的修改。因為在他的眼里是只有好壞而沒有古今的。還有人拿來一首某“大咖”的作品也是抹去了姓名光禿禿地讓他評,他評了,結果那大咖跳出來了,于是這梁子也就算結上了,那仇恨竟然還要比海還深呢。甚至還有某詩詞群里一個身兼管理員的人在群里主動地要好了堂主人拍磚,結果好了堂主人的一個“新干體”卻讓他惱羞成怒,竟一腳將好了堂主人從那個群中踢了出來。正因為有了這許多的教訓,才有了他的“評詩每首二百”吧。這二百是人民幣還是美元呢?也許是中國人是人民幣,美國人就是美元了吧。好在評詩對好了堂主人來說幾乎是不用費吹灰之力的事。

改詩一首要兩千這似乎是有點高了吧?但若是改得和好了堂主人自己的一樣好而作者又拿著去當自己的作品去流芳百世了這兩千元有算得了什么呢?作詩一首三萬,當然是為企業可為個人也可。這幾乎是要天上掉餡餅還要砸在詩人的頭上了。一個詩人,會有這樣的幸運嗎?

記得前些年流行的一句話是這樣說的:天上若有一塊石頭掉下來砸死的肯定是個藝術家。這大概一是在說藝術家之多,一是說藝術家都是倒霉鬼。現在因為疫情的緣故藝術家應該是少多了,而詩人卻會因為疫情的肆虐而變得愈加地多起來,這才叫“國家不幸詩家幸”呢。所以藝術家這三個字也應該為詩人這兩個字取代了。這或許也可以作為好了堂主人那首新詩《答網人》的注腳吧!

其他的內容與我們關系不是太大,也就不在這里說了吧!


                               2020/7/13

快速跳轉

詩詞吾愛網

欧美区一区二区视频在线-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