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詞吾愛

九天鶴翔 - 淺析杜甫《宿府》 - 詩詞吾愛

登錄
安裝【詩詞吾愛】APP

《淺析杜甫《宿府》》

九天鶴翔  2020-07-13 06:56
淺析杜甫《宿府》
《宿府》唐 杜甫
清秋幕府井梧寒,獨宿江城蠟炬殘。
永夜角聲悲自語,中天月色好誰看。
風塵荏苒音書絕,關塞蕭條行路難。
已忍伶俜十年事,強移棲息一枝安。

     淺評:
     淺析這首作品,只是從寫作技巧上來學習杜老的熟練技手法,能使初學者得到一些啟示。
     看,平水韻讀平聲。幕府,軍署。永夜,整夜。入聲字有宿、絕、十、息、一(作這樣說明,有助于初學者理解)。
     中天,半空之中。荏苒,碾轉。風塵荏苒,是說兵荒馬亂。自語,猶指角聲在自言自語。伶俜 ,困苦貌,是指自安史之亂以來作者經歷了十年的困苦生活。山東大學蕭滌非教授認為頷聯二句為上五下二句法(見蕭滌非《杜甫詩選注》p220),也有的人認為是四一二句法,筆者傾向于前者,因此讀時應在“悲”和“好”兩字處讀斷。這里使用頓挫的句法,吞吐的語氣,活托出一個看月亮聽角聲、獨宿不寐的人物形象,表現了無人共語、沉郁悲抑的復雜心情,可謂“景中有情,萬古奇警”。“風塵荏苒音書絕”,漂泊無定收不到故鄉的任何音信。同“永夜”句作對比,撼人魂魄;“關塞”句又緊承“中天”句,無可奈何。就是說,頸聯的第一句與頷聯的第一句以比對的形式來突出戰爭帶給民間的困苦;同理,頸聯第二句與頷聯第二句相應,來表現由于行路難,哪里有心情欣賞好看的月色。在寫作技巧上是值得我們后人借鑒的。
     十年飄泊輾轉,“艱難困苦繁雙鬢”如今也只能勉強“強移棲息一枝安”,在一枝樹上暫且棲安,杜甫在成都節度使嚴武處擔任參謀是為了生機,不得已而為之。實際上嚴武一直在接濟杜甫。嚴武去世后,杜甫全家的生活陷入空前的潦倒之中。
      此作寫他輾轉流離之苦悶。詩人當時境遇凄涼,因而詩風表現十分沉郁。他在另一首七律《狂夫》的頸聯也曾寫到“厚祿故人書斷絕 ,恒饑稚子色凄涼”。可見當時生活是十分困苦的。
      首聯節奏一致,但第二句第二字用了一個動詞“宿”字,使節奏在有形之中發生了無形的變化(個人認為,首聯除過使用對仗外,出句和對句節奏上應有變化)。再看對仗兩聯,盡管每句第二字分別用了 夜 天 塵 塞 四個名詞,由于兩聯節奏變化較大,且四組名詞中,前兩個是偏正結構,后兩個是聯合結構,因之讀起來并沒有一般四平頭具有的拖沓泥滯和重復之感。我們經常可以見到類似這樣的所謂四平頭,可見詩圣的筆下功夫非同一般。我們寫作中,對仗兩聯還應注意名詞中具有實在意義的名詞和方位名詞兩者之間的差別,在聲律的表現上也它們是有區別的,兩聯間一般名詞與方位名詞交替使用,不失為一個好的使節奏無形變化的好方法。
      尾聯“強移棲息一枝安”照應首聯“獨宿”,這里“強”讀上聲,勉強的意思。所謂“束縛酬知己,蹉跎效小忠。”故曰“強移”。
      冒昧點評大作,不敬之處請詩友見諒。
      (作者九天鶴翔)

快速跳轉

詩詞吾愛網

欧美区一区二区视频在线-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